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塔州华人网 首页 国际新闻 查看内容

冯小刚的“大哥”名导陈凯歌出事了,法院登报披露细节!

2019-1-11 00:00| 发布者: news |来自: 天天热点微刊

冯小刚可是自命不凡,著名导演,影视圈都是大佬级别的人物。可是几张饭局的照片,冯小刚被这位老大哥搂在怀里,冯小刚 …

冯小刚可是自命不凡,著名导演,影视圈都是大佬级别的人物。可是几张饭局的照片,冯小刚被这位老大哥搂在怀里,冯小刚则毕恭毕敬侧耳倾听,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神气,这个老大哥不是别人,也是一名大导演陈凯歌。

看来冯小刚视陈凯歌为自己老大哥,陈凯歌在导演界是大哥级人物,所以冯小刚在他面前很谦逊也是十分常见的事情,从两人的交谈举止上看可见两人平时私下的关系也很要好,陈凯歌和妻子陈红碰杯时,冯小刚和徐帆也毕恭毕敬的陪着,徐帆在一旁也不敢插嘴,可见对这位大哥还是很尊重。

这次冯小刚的这位“大哥”著名导演陈凯歌出事了,他到期不履行判决,北京海淀法院在《法制日报》等媒体刊登公告,公布了陈凯歌涉嫌侵犯名誉权案件判决书的部分内容。2009年,陈凯歌出版了《我的青春回忆录:陈凯歌自传》(以下简称《自传》),该书“不是电影,不是艺术创作,是作者的早年自传,是回忆录”。

陈凯歌

《自传》中提及一个女性K及K的丈夫。原告邱路光认为,K的丈夫就是他本人,《自传》相关内容侵犯了自己的名誉权,故提起诉讼。

《自传》中涉及原告邱路光的内容包括:

“其人的霸蛮,却有所闻”;

“自身是否为人,如何做人,全不重要,本是这类人的可怜处”;

“以‘谋刺’和其他罪名被开除党籍、军籍、公职,判刑十一年,流徒青海”。

此外,《自传》中还描写了原告邱路光与“女护士”的接触过程等。

法院认为,陈凯歌在不能证实自己所描述情节真实性的前提下,杜撰的原告邱路光与女护士接触、私逃后又被抓回的经过,甚至被开除党籍军籍和判处刑罚的内容,具有诽谤、贬损原告邱路光人格、披露他人隐私的过错,在一定范围内势必造成原告邱路光社会评价的降低,被告陈凯歌应承担相应的侵犯原告邱路光名誉权的侵权责任。

陈凯歌经法院公告传唤未到庭应诉,实际放弃了答辩的权利。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后判决: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被告陈凯歌在《法制日报》、《北京晚报》、《作家文摘》向原告邱路光书面赔礼道歉,消除影响,道歉信的具体内容由本院审核。如被告陈凯歌到期不履行,由本院将本判决书主文通过上述媒体发布,相应费用由被告陈凯歌负担。

海淀法院还指出,关于原告邱路光主张的精神损失费一节,将依据被告陈凯歌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给受害人造成精神损害的后果等情况酌定。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公告

原告邱路光与被告陈凯歌名誉权纠纷一案,因陈凯歌拒绝履行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4)海民初字第20203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被告陈凯歌在《法制日报》、《北京晚报》、《作家文摘》向原告邱路光书面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义务,邱路光申请执行,本院现将判决书的部分内容刊登如下:

本院认为:名誉,指社会对特定人的品行、道德、才干和情操等方面的综合评价。名誉权,是民事主体对其名誉享有的不受他人侵犯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意见(试行)》第一百四十条规定:“以书面、口头形式……捏造事实公然丑化他人人格,以及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他人名誉,造成一定影响的,应当认定为侵害公民名誉的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九条的规定:“撰写、发表文学作品,不是以生活中特定的人为描写对象,仅是作品的情节与生活中某人的情况相似,不应认定侵害他人名誉权。……或者虽未写明真实姓名和住址,但事实是以特定人或者特定事实为描写对象,文中有侮辱、诽谤或者披露隐私的内容,致其名誉受到损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泄露并宣扬他人隐私,给他人声誉造成不良影响的,也是侵害名誉权的行为。隐私,通常是指个人的私生活,包括个人生活和行为上所不愿公开的一切秘密。

本案中,原告邱路光以名誉权受到被告陈凯歌的侵害为由提起侵权之诉,其依法应就名誉权遭受损害的事实提供证据。

首先,依据原告邱路光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本案根据查明的事实可以证实,被告陈凯歌在《我的青春回忆录》自传体著作中,虽然没有写明真实姓名等情况,但K(原告前妻)的出生时间、结婚过程、名字起源,以及与K的丈夫的毕业院校等具体描述,可以判断K的丈夫就是原告邱路光。

其次,关于对K的丈夫即原告邱路光的性格、品行及特定时期的生活状况的描写,被告陈凯歌在书中亦承认对原告邱路光“我始终没有见过”,但被告陈凯歌在书中表述原告邱路光:“其人的霸蛮,却有所闻”“自身是否为人,如何做人,全不重要,本是这类人的可怜处”等,这些描写在书中虽未写明被描述人的真实姓名,但如前所述,从前后相应内容连贯即能得出是指向原告邱路光本人,而针对他人个人性格、品行的描述,被告陈凯歌作为著名导演,应该注意到上述描写是对原告邱路光性格品行的评论,在未见其人又无从说明信息来源的前提下,不能道听途说主观臆断。

对原告邱路光“以‘谋刺’和其他罪名被开除党籍、军籍、公职,判刑十一年,流徒青海”记述,经对原告邱路光提交的《军队干部复员审批报告表》和原告邱路光个人人事档案进行核实,没有原告邱路光受到上述处罚的相关记载。故对上述书中描述,在被告陈凯歌没有证据证明上述信息来源和事实存在的前提下,被告陈凯歌的上述描写属于造谣、杜撰,侵害了原告邱路光的名誉权。

另外,被告陈凯歌在书中描写的原告邱路光与“女护士”的接触过程等,被告陈凯歌如不能证明上述事实真实发生,或者上述信息已经公开的,或者上述信息虽未公开但其来源真实且经原告邱路光同意可以公开的前提下,这些内容属于原告邱路光的个人隐私,依据法律规定泄露并宣扬他人隐私,给他人声誉造成不良影响的,也是侵害名誉权的行为。

如前所述,被告陈凯歌经本院公告传唤未到庭应诉,实际放弃了答辩的权利,被告陈凯歌从未见过原告邱路光,其撰写的上述事实的依据不得而知,故被告陈凯歌在不能证实自己所描述情节真实性的前提下,杜撰的原告邱路光与女护士接触、私逃后又被抓回的经过,甚至被开除党籍军籍和判处刑罚的内容,具有诽谤、贬损原告邱路光人格、披露他人隐私的过错,在一定范围内势必造成原告邱路光社会评价的降低,被告陈凯歌应承担相应的侵犯原告邱路光名誉权的侵权责任。

“公民、法人因名誉权受到侵害要求赔偿的,侵权人应赔偿侵权行为造成的经济损失;公民并提出精神损害赔偿要求的,人民法院可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给受害人造成精神损害的后果等情况酌定”。

故原告邱路光请求判令被告陈凯歌向其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应予支持。关于原告邱路光主张的精神损失费一节,本院依据被告陈凯歌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给受害人造成精神损害的后果等情况酌定。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第一百二十条、第一百三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意见(试行)》第一百四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后判决如下:一、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被告陈凯歌在《法制日报》、《北京晚报》、《作家文摘》向原告邱路光书面赔礼道歉,消除影响,道歉信的具体内容由本院审核。如被告陈凯歌到期不履行,由本院将本判决书主文通过上述媒体发布,相应费用由被告陈凯歌负担。特此公告。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2019年1月8日

保持对法律应有的敬畏

这事,简单地说,邱路光起诉陈凯歌诽谤,法院受理后,经公告传唤陈凯歌未到庭应诉,实际放弃了答辩的权利。法院作出判决后,陈凯歌也没上诉,判决生效,陈凯歌没有履行法院要求公开书面道歉的判决,邱路光申请强制执行;于是,法院将判决书部分内容在《法制日报》刊登,以此执行判决,维护法律权威。

民事诉讼涉及的是个人的权利义务,不应诉代表放弃答辩权利,对判决不上诉代表放弃上诉权利。但判决一旦生效,就具有国家强制力。但是,从目前情况看,陈凯歌并未回应此事。对此有网友纷纷指责并批评陈凯歌:身为大导演就可以为所欲为么?法院判了还不执行?

既然法院判决了,要么履行判决,要么提出申诉,但咱们陈大导演这种不理不睬的操作是啥意思呢?在这件事上,虽然法院已经有了明确定论,但这并不影响多种和解方式的形成。不管最终是以何种方式,道歉都是必须的内容。而如果不道歉的话,也扛不了几天,因为在七日之内不履行判决,法院就要将本判决书主文通过上述媒体发布,相应费用由被告陈凯歌负担。

8日下午,针对此事,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官方微博发布“关于陈凯歌导演涉诉名誉权纠纷案件的情况说明” ,声明表示:

“根据陈凯歌导演的介绍,此前并未收到过该案传票,故未能参加庭审,对该案判决情况并不知悉”。陈凯歌方表示希望委托律师与法院尽快取得联系,委托律师务必在第一时间先行履行生效判决内容,并立即将执行款项汇至法院指定账户,同时根据判决要求积极主动联系相关媒体刊登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出具的公告内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精彩导读
科技快报
关注我们

Archiver|手机版|塔州华人网  

GMT+10, 2019-1-20 09:39

Powered by 塔州华人网 X3.2

© 2010-2029 塔州华人网

返回顶部